倾听,故乡的声音

来源:2020-06-29 18:31:22

倾听,故乡的声音作者:周景鸿

我出生在广州,一直和爸爸妈妈还有奶奶一起在那生活。直到六岁那年,因为爸爸被调到湖南工作,我才回到这儿,在这个没有摩天大楼,没有地铁,没有哈根达斯的小城,开始了新的生活。听妈妈说,刚回来那会儿我特别排斥这里,因为小朋友都听不懂我说话,再加上我有一头金黄色的头发,没有小朋友愿意和我玩,甚至有人叫我妖怪,说要叫孙悟空来修理我。我又哭又闹又不肯吃东西,一个月下来瘦得只剩皮包骨,奶奶心疼地抱着我,让妈妈答应她带我回乡下。妈妈也心疼,便答应了奶奶。奶奶是个国粹迷,有事没事总喜欢唱两句调调嗓,他的声音很好听,圆润动听,韵味十足,听院子里的长辈们说,曾经有好几个人想拜奶奶为师学艺呢!奶奶偶尔也会教我唱几段,像什么《花木兰》呀,《贞观盛世》呀,我能像模像样地唱国粹,这可都是奶奶的功劳。记忆中的乡音是奶奶韵味十足的京腔。夏天的夜晚风很舒服,奶奶会搬着她的大摇椅,拿着她的大蒲扇去院子里乘凉。而我就会帮着那把小木椅,坐在奶奶身边,听她讲天宫,讲嫦娥,讲玉兔,这些故事即使奶奶讲上一千遍一万遍,我也会不厌其烦地听,偶尔,奶奶也会和我讲一些和爷爷有关的事。奶奶说,爷爷是个直性子的人,做事认认真真,对人诚诚恳恳,从不做违心的事或者对别人不好的事。但是爷爷有点小封建,妈妈刚怀上我的时候,爷爷就认定我是个男娃,还说非要孙子不可,我还未出生就早早的给我起了个男生的名字,可事与愿违,我是女生,倒不能说爷爷重男轻女,如果爷爷还在的话,我相信他一定会像奶奶一样疼我的。奶奶说那些关于爷爷的事情时,借着月光,总能看到她眼里微微的湿润。或许是习惯了吧,我总是会在听着故事的时候,伴着大蒲扇带来的凉风,沉沉入睡。乡音也是夏虫的歌唱,是奶奶在耳边轻声的呢喃。艾晓波是我在奶奶家认识的第一个朋友,而我。确却是艾晓波在这个村子里唯一的朋友。艾晓波长着一张惹人喜爱的脸,五官标致,又白又干净,不像村子里的其他小孩,整天在泥地上打滚,脏兮兮的。可是,他的身份却让人避而远之,“抢劫犯的儿子”六个大字压在小小的艾晓波的身上,压得他喘不过起来。我看见艾晓波被一群比他高出一个脑袋的男生围着,承受着咒骂和侮辱,也不知道当时自己哪来的胆,捡起地上棱角分明的石子毫不犹豫地扔向了人群,发了疯似的喊着甚至不知道他们是否能听懂的“广东话,普通话,祁阳话”的综合版,也许是被我吓到了吧,人群居然散了。那天的晚饭,奶奶为我和艾晓波煮了海带炖排骨,还让艾晓波带了些回去给他爷爷吃,他回家的时候问我:“右右,我们是朋友吧?”我忘不了和艾晓波聊天时,他耐心理解我所说的每一句话的样子,我忘不了,艾小波拉着我在晚稻田里抓泥鳅,弄得全身是泥的样子,我忘不了,艾晓波带着我在河里搬螃蟹,认真教我技巧的样子,我忘不了,艾晓波陪我在后山摘桑葚,他吃得满嘴是汁的样子,我忘不了,艾晓波唱歌给我听时,安静又认真的样子……乡音是艾晓波爱唱的《月光》。故事不会无端开始,亦不会无端结束。要念初中了,爸妈打算让把我接回城里,接受好的教育。月光如水,倾斜在广袤的大地上,小河变成了一条银河。两双脚丫在水里晃呀晃,溅起水花,带起涟漪。艾晓波把他最喜欢的一颗月牙状的白色石头送给了我,他说:“右右,去了城里要好好念书,.”秋夜寂静,只剩下河水的低吟。离开的那一天,奶奶什么也没有说,只是坐在他的大摇椅上,戴着老花眼镜,一针一线的缝着,艾晓波站在一旁,也什么都不说,只是眼睛眨都不眨地看着我。车启动时,我明明看见了奶奶颤抖的双手,也看见了艾晓波眼眶的微红……乡音是离别时的沉默。流年如光,时隔多年,我考上了X中,开始了我的高中生活,我又遇见了艾晓波,他开心地叫我“右右”,我又听见了艾晓波从前唱给我听的那首歌,声音清澈,余音绕梁,一字一句都在为故乡而唱。


毛竹种子 http://m.51sole.com/shop/zp2008/
读趣资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