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本飙升利润下滑 餐饮业或迎来“关门潮”

来源:2020-06-27 20:13:14

  民以食为天,餐饮业的业绩好坏无形中成为了经济好坏的晴雨表。

  经常订包房、出入酒店的朋友可能会发现,今年酒店的包房已经不再一房难求了,大多数时间是随到随有。

  据业内人士透露,这并不是江城酒店包房数增多了,而是餐饮企业的客流大幅减少的一个具体的体现。再加上不断高企的租金、人工及原材料等成本,餐饮老板们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“煎熬”。

  销售额从一天10万缩水到2万

  老街坊酒店总经理陈军华,在餐饮行业摸爬滚打了数十年,经历过非典及金融危机这样的大风浪。而对于今年的餐饮行业形势,陈军华还是难免担忧。

  “今年春节后,我就发现形势不对,一般春节后一个月左右就会迎来餐饮消费反弹期,今年完全就没有。”陈军华介绍,今年年初客源量明显减少,一些老顾客也来得少了,从老顾客反馈的信息看,是由于单位应酬减少。

  客流量减少,直接影响着酒店的生意。根据陈军华给记者提供的老街坊收入数据显示,去年同期一个月营业额平均在50—55万,今年春节后每月收入平均在40万左右,而7月份的销售收入还达不到40万。

  另外一家酒店美女私房菜老板乔琪告诉记者,原先一个月销售额在30万元左右,现在下滑到25万元,营业额下滑了20%。原先春节后一直持续到五一小长假结束,生意才会进入淡季,但今年春节过后就几乎进入淡季,客源量明显减少。

  陈军华称,不仅仅是他们一家餐饮店生意差,他和开餐馆的同行朋友聊起生意时,大家都觉得今年生意奇差。他一个朋友在二七路开店,前年一天卖2万,现在一天卖6000元。而在汉口一家农家菜馆,去年10月份开业时一天可以卖到10万元,目前一天能卖到2万元就不错了。

  员工工资涨人均消费降

  陈军华介绍,客源减少的同时,租金以及原材料成本都在飙升,利润被挤压,餐饮企业生存很艰难。

  “去年我们一个月包括人工、租金、税收等成本10万元可以打住,现在一个月精打细算也要15万。”陈军华称,整个酒店纯利从去年25%—28%已经降到了10%—15%。去年人员工资一个月5万元,今年增加了2万达到了7万,而房租一个月也高了2万元。同时菜肴原材料价格也在上涨。

  陈军华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老街坊酒店招牌菜红烧牛掌,进价以前25元/只,现在35元/只,售价一直68元。售价不变,加上调料等成本,菜的毛利率从48%降到了34%。

  “前几年我们酒店一个星期有三五天生意火爆,现在一个星期有五六天不火爆。”武汉一家餐饮企业老板伍先生称,他们餐馆包房使用率只有七成,去年不预订根本没有包房,现在临时过来就有包房。人均消费也在下滑,包房人均消费原先60—80元,现在只能达到50元。

  成本压力骤增,利润下滑,同样冲击着武汉的品牌店。楚灶王酒店总经理吴有伏称,员工工资涨得太厉害了,今年以来,酒店员工工资就上调了两次,人工成本同比涨了20%,而6、7月份利润却下降了4%—5%。

 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原先员工工资每月才1000元左右,现在餐馆服务员工资每月均在1500元以上,加上奖金,超过了2000元。而今年徐东周边新开酒店招聘服务员,基本工资已经开到2000元以上,还不包括其他的奖励。

  湖锦酒楼总经理石怒介绍,客流量方面不是很明显,不过人均消费明显降低,至少低了10%—20%。原材料成本上涨,让企业压力更大,比如去年牛蛙7元/斤,今年涨到了14元/斤,而猪肉、排骨等,涨幅也接近一倍。加上原材料、人工、税收等成本,整个成本涨幅达到了40%左右。

[nextpage]

  业界:关门潮或年底来袭

  “在大经济环境下,餐饮企业只能被动地接受现状。如果人工成本持续上涨,对餐饮企业压力非常大。”石怒表示,面对消费低迷的现状,他们也积极采取一些措施来“自救”,比如原材料采购直接减少中间环节,直接从大供应商拿货,减低原材料成本。

  陈军华介绍,酒店销售不理想,利润下滑,他们也很着急。这几天酒店管理层都在开会讨论,针对消费力下降的情况,调整菜品结构,准备多推出例份菜,把价格分解,让消费者选择多一些。

  而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一些酒店也开始转型。例如武汉香梅滋补酒家,原先以私房菜为特色,面向大众消费群体,今年就转型成为了会所,瞄准高端消费群体。

  武汉餐饮协会办公室主任李望林介绍,不少酒店向协会反馈,今年生意不行,营业额比去年下滑了20%左右。据他了解,今年生意不好做,加上政府对餐饮行业整治力度加大,不少中小餐馆在各区所的工商部门注销或更改营业执照,想改行转型。从目前整个经济形式来看,今年底或许有不少餐饮店会关门。

读趣资讯网